Fall into oblivion: aisuneko's story

Fall into oblivion: aisuneko's story

又是一次砸掉的考试, 又是一次煎熬的家长会。

被家长责骂过的我,躺在床上,一句话也说不出;良久,我勉强擦干泪水,坐到电脑前写了点东西。


我的履历,迄今为止,可以说每一步都是失败。

我小学的经历跟很多人都不一样 - 只读了两年,后来又在某所私塾里读了两年,最后两年是自学。

小升初, 尝试去考我市最好的私立;直升免费班的那种,离家也不算远。为此我妈特意去请人专门给我补数学,大概补了半年左右。结果那天坐到考场里,虽然我有小学奥数基础, 但面对这些不知道还算不算小学奥数的题很多还是没有头绪。最后果然落榜,但我恰好考上了离我家比较远,差一点的一所私立(说来也巧,那一年它刚好只考数学)。我的初中生活就这么开始了。

初中三年下来,我的成绩虽然在班上算靠前(很多时候还在年级rank20-), 但我很清楚这不是因为我水平真的有多高。而三年下来我社交不能的属性也算暴露了;说来话长,简单来说就是我跟班上一个女生成了朋友,被她拉进了二次元坑(她是 LLer,LoveLive! 也这么成了我的入宅作),结果到初二忽然变成敌对,几乎不共戴天的那种;而同时我在班上的人际关系方面也近乎寸步难行。总之我就这么度过了我可谓平庸且失败的初中时光。最后中考分数比预期要差很多;但又去了上面那所私立的招生考试 - 这次过了,我如愿以偿进了免费班。

哦中间还有一段插曲:我的OI生涯。初二的时候听信息老师说才知道有NOIP,那年暑假开始准备,然后去了NOIP2018 - 最后普及-难度的T2没做出来,遗憾水了个普及省二。准备了一年再战 CSP-S 2019,这次惨败 - 卡在了D1T1格雷码上,打表水了30分,没拿奖。虽然我至此开始怀疑我到底适不适合搞OI,但还是不甘就这么退役,于是又去了 CSP-S 2020 & NOIP2020。这次只在CSP上水了个省二,至于NOIP…… 没拿奖,后来忽然在学校想出了T1正解,不过这是后话了。三次折戟,我一边安慰自己“没事,还有ACM打”,一边又陷入迷惘之中。作为一个从小就是半个geek的人,我对于OI从最初的带有一点点功利心理变成了纯粹的出于热爱(不是吹,不然 -OH 计划出来之后可能就不会去搞了),而事实是我是一个来自弱省的失败的OIer。虽然现在还没退役, 但NOIP2021之后应该就AFO了;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拿到省一。

我带着能reset一遍从头再来的期许上了高中 - 而事实是高中也好不了多少。社交方面倒还算波澜不惊,没出什么大乱子,还成为了我校英语方面的风云人物。但与此同时我发现我的文化课开始出现了问题:物化生三科(尤其是物理)急转直下,语文一直都不行,数学也不怎样,而英语…… 虽然稳居年级rank1/2, 但说难听一点,英语确实成了我的遮羞布。排名从上高中以来就一直在掉,从rank40~ 一直掉到最近这次期中的rank130~. 父母的责备,学习的压力让我身心俱疲,我又不知该如何应对,陷入了对未来的惆怅之中。原来坚定的梦想似乎模糊了,似乎渐渐的在离我远去;“我挥舞着伸出的手,却空无一物”。

我16年来的人生轨迹就是这么曲折而又不尽人意,被失落所困,被沮丧包围;也许我就像这样,不甘现状却又被迫面对现状。也许我能做的,就是尝试从这阴影里走出来,勇敢走好接下来的每一步。但至少现在……

In this mixture of virtuality and reality, I fell into deeper oblivion.

[end]

P1189 SEARCH 题解

P1189 SEARCH 题解

应该是第一道没有看任何题解自己做出来的绿题了

Read more
aisuneko's 2020 Recap

aisuneko's 2020 Recap

2020 确实是不寻常的一年, 而总结下来, 我的这一年也过的很不一般……

大概是五味杂陈吧, 没法准确概括.

Read more

CSP-S 2020 / NOIP2020 游记

今年主要是想看看相比去年有没有什么长进, 当然也不抱什么希望.

实际上结果还是跟去年差不多……

Read more

Untitled

NOIP考前在这里发一首随便写的arknights doujin poem吧.

她下意识看了看身上悬浮的矿石

带着蓝绿色花纹的戒指

她出了门

外面的建筑上栖息着绚丽的晶体

和熊熊燃烧的火焰

在冰冷的空气中肆意起舞

远处传来机械的轰鸣

她感到大地似乎也跟着移动

穿行于一片又一片废墟间

望着偌大的陨石落在不远处

她看见无数在街旁痛苦呻吟的人们

望见他们身体上悬浮在空中的矿石

她知道

她也是他们中的一员

而她无法也无力停住脚步

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

她走到了地平线的边缘

rp++.

NOIP2012TG D1T1 Vigenère密码 题解

考前发一波题解

去年输在了那道格雷码上, 今年吸取教训, 狂刷历年tg d1t1, 其中碰到了这道字符串好题.

看到中间给的加密规则表, 立马想到可以打表, 就先打了个表.
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string abc[26]= {
"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",
"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",
"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",
"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",
"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",
"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",
"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",
"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",
"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",
"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",
"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",
"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",
"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",
"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",
"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",
"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",
"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",
"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",
"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",
"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",
"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",
"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",
"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",
"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",
"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",
"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"
};

然后开始写.

中间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小问题. 比如忘了需要把得到的ascii码在这里转换为下标, 再比如当中出现了奇怪的字符, 调了好一会儿才调对.

等到终于能用了, 测了测样例才发现, 原来刚才写的其实是加密…… 为了改成解密就在每一行里枚举一遍找对应的字符获取明文. 其实本来可以通过改打表的方式实现, 但懒得写了 (

最后提交, AC, 24ms.
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#include <iostream>
#include <cmath>
using namespace std;
string abc[26] = (...)
int main(){
string k, s;
cin >> k;
cin >> s;
for(int i = 0; i <= 5; i++) k += k;
for(int i = 0; i < s.length(); i++){
int K= (k[i] >=65 && k[i]<=90) ? (int)(k[i]-65):(int)(k[i]-97);
char S = (s[i] >= 97 && s[i] <= 122) ? s[i]-32:s[i];
for(int j = 0; j < 26; j++){
if(abc[K][j]==S){
if(s[i] >= 97 && s[i] <= 122) cout << (char) (j+97);
else cout << (char) (j+65);
break;
}
}
}
return 0;
}

原谅我奇怪的码风

下午rp++, 争取 AC T1 ()

SP14932 LCA-Lowest Common Ancestor 超水题解

OI生涯中的第一篇题解 (迫真)

复习LCA的时候去查了查有什么题, 就发现了这道模板题.

因为我太菜, 不会写树上倍增, 就想有什么别的方法能过.

刚好发现一种朴素解法:

  • 先从 x 往上走到根,沿途会经过 x 所有的祖先,把它们用一个数组标记。
  • 再从 y 往上走到根,沿途会经过 y 所有的祖先,遇到的第一个被标记的点就是 x,y 的最近公共祖先。

看了一眼数据范围, N <= 1000. 这么水 (虽然有多组数据), 果断开搞.
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31
32
33
34
35
36
37
38
39
40
41
42
#include <iostream>
#include <cstring>
using namespace std;
int fa[1005], vis[1005];
int LCA(int x, int y){
memset(vis, 0, sizeof(vis));
while(x!=0){
vis[x]=1;
x=fa[x];
}
while(vis[y]==0){
y=fa[y];
}
return y;
}
int main(){
int T, cnt = 0;
cin >> T;
while(T--){
cnt++;
cout << "Case " << cnt << ":" << endl;
int n;
cin >> n;
for(int i = 1; i <= n; i++){
int m;
cin >> m;
for(int j = 1; j <= m; j++){
int tmp;
cin >> tmp;
fa[tmp] = i;
}
}
int Q;
cin >> Q;
while(Q--){
int a, b;
cin >> a >> b;
cout << LCA(a, b) << endl;
}
}
return 0;
}

没想到竟然AC了……

虽然正解树上倍增肯定要学习一个, 但这也不失为一种骗分暴力可行的技巧 (如果真的忘了怎么写).

#EOF.

[老作品] '[计蒜客] Liquid (Paul Rosenthal Remix)'
在申请Let's Encrypt证书时可能会遇到的坑

CSP-S 2019 崩溃记

作为入OI坑一年多的蒟蒻, 得知NOIp已死的消息后, 我去参加了这次的CSP-S 第一届全国中学生树学竞赛.

然鹅, 考完之后心态彻底炸了.

Read more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&npsb;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